第一千三百一十章、大势所趋(上)

两百平米左右的大厅里,或站或坐二三十人,老人、小孩、女子皆有,从位置上看,有好几股势力,乞丐、商人、厨子、屠夫都有,成分很是复杂。

唯一相同点就是这些人精气充沛,血气旺盛,近日吃了不少食物。他们杀气腾腾看着冒然出现的刘危安三人。

“哼!”石虎出声,犹如一道惊雷降下,大厅中的数十人,身形一颤,超过一半的人脸色变了,剩下的一半人隐去了杀气。

“诸位好像不欢迎我们?”刘危安举步走到中央,停下来的时候,目光落在脚下的一根骨头上,如果没有看错,这是鸡骨头。

吃肉,不吃骨头,这是很正常的,但是放在末日,就很不寻常了。每一粒粮食都无比珍贵的末日,骨头也是有营养价值的,把骨头丢掉不是浪费,是奢侈。平安军的战士,偶尔吃到魔兽的骨头,都是留着,在没什么吃的时候,拿出来咀嚼一下,多少能汲取一点能量。

魔兽的骨头太硬,寻常战士啃不动,但是鸡骨头是可以咬得动的,以进化者的口齿来说,比压缩机差不了多少。

从这些人的穿着来看,不像是有食物的人,背后应该是有人支援他们,送出了大量的食物,他们才会如此浪费。

“你算什么东——”穿着大红棉袄的壮汉的话没有说话,一缕璀璨的刀芒闪耀,所有人的视野都被光亮充斥。

锵——

归鞘的声音清脆悦耳,大厅中的人却是心神一颤,有种惊悚之感,视线恢复正常,突然手指一抖。

大红棉袄的壮汉歪歪斜斜倒在地上,眉心一缕血线缓缓扩大,已经气绝。进化者们身体紧绷,看向刘危安三人的脸色都变了。大红棉袄的壮汉的进化能力是力量,可生撕憎恶,进入黄金后期之后,力量翻倍,恐怖无比,这样一个人,一句话没说话就被秒杀,若非这一幕发生在眼前,不会有人相信的。

“俗话说,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,我是带着善意来的,所以希望大家说话的时候都文明一点,要不然,我好说话,刀子可不好说话。”刘危安笑着道。

“你想干什么?”身高2.03米的寸头大汉冷冷地问,他的手臂粗壮,拳头隐隐发青,闪耀着金属的光泽,青魔手,这是一种比较平常的进化能力,但是平常不等于普通,青魔手大成之后,可以轻松拍碎捕食者,威力绝伦。这一点,从大汉坐的位置就能看出,处于内圈。

“我不想干什么,我来这里,是想问问各位想干什么?”刘危安依然在笑,但是笑容没有温度。

这个房间的人,都在背后对平安军的战士出过手,或者产生过出手的想法,这是他最痛恨的行为。

不帮忙就算了,还搞破坏,简直罪不可赦。

没人说话,做了坏事,被抓了现行,只要是个人,都有羞耻之心。不少人目光低垂,不敢和刘危安对视。

“末日艰难,丧尸横行,各位都有亲人或者朋友丧生丧尸之手,可能有的人已经报仇了,但是也有的人因为能力不足,只能眼睁睁看着丧尸逍遥法外,我平安军不敢说什么救世主,也不会标榜自己是什么大善人,我杀丧尸也是有所图的,但是我至始至终对付的是丧尸,没有针对各位吧?”刘危安想起自己的战士,没有死在丧尸口中,却死在了人类手上,内心的杀机不断攀升。

“你说的好听,丧尸杀完了之后,地盘就归你了,到时候,我们住哪里?”长发遮住了脸,看不见面目,但是从声音判断,年纪应该不超过25岁。从衣服的缝隙瞥见,此人的皮肤是墨黑色的,也不知道是什么能力。

“《日墨市》、《凤霞市》、《丹霞山》三个市,我占领的都是丧尸的地盘,我打下来的为什么不能占领?至于进化者的地盘,你那只眼睛看见我占领了?”刘危安反问。

“现在没有占领,不等于以后不占领。”长发男子嘴硬道。

“按照你的逻辑,你刚刚出生就应该把你杀死,因为你以后可能是杀人,会成为罪犯,成为对社会有害的人,应该提前把危险斩断。”刘危安道。

长发男子语塞。

“刘危安,不要混淆概念,《平安军团》想干什么,路人皆知,冠冕堂皇的话,就不用说了,本来还想去找你,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了,那么再好不过了。”略带得意的声音从戴着黑框眼镜的男子口中发出,大厅中的进化者情不自禁坐直了几分。

“你就是策划一切的人吧?怎么称呼?”刘危安盯着男子,大约四十岁,面容清瘦,黑衣黑裤黑皮鞋,衣服干净整洁,皮鞋擦的锃光瓦亮,和这里的周围的进化者格格不入。

“不敢,鄙人陈阿三!”男子微微一笑,没什么气息散发出来,但是不管是李恶水还是石虎,看向他的目光都充满警惕,从此人身上,两人感到到了危险的气息。

“这个时候了,还用假名,你可真是谨慎。”刘危安嘲讽道。

“倒不是刻意骗你,只是习惯了陈阿三这个名字,真名,我自己都忘记了,说出来,你也是不知道。”陈阿三看着刘危安三人,犹如野兽看见猎物。

“那么,你效忠的是哪个军团呢?”刘危安问。

“随你怎么想,做一个糊涂鬼吧。”陈阿三正要下令动手,被刘危安打断。

“等等动手,我还有几个问题。”刘危安盯着陈阿三道:“你把我杀死了,貌似没有什么好处,我一死,《平安军团》必乱,留着《平安军团》给你的幕后之人对付丧尸不好吗?第二,就算不对付丧尸,用来牵着令狐大公子或者白子歌的人马对你也没有什么坏处,第三,我和你的背后的人,有什么仇恨吗?”

“老实说,我也想留下你,但是你成长的太快了,你活的越久,威胁也大,我想了很久,决定还是要把你杀死,至于《平安军团》的问题,你不用担心,这是末日,单枪匹马是活不久的,想要活命,就必须加入势力组织,你手下的战士已经习惯了报团取暖,当他们明白散乱活不下去的时候,自己就会加入我们,这个世界,没了谁都可以,别把自己想的那么重要。我背后的人,不是你能接触的,你的级别还不够。”陈阿三脸上掠过一丝嘲讽。

“原来是《元帅府》这些老棒子!”刘危安恍然大悟,陈阿三脸色一变,刘危安出手了,左手的符文闪耀,古老而神秘的力量席卷而出。

“镇魂符!”

整个大厅为之一静,刘危安的眼神射出锐利的精芒,仿佛要看入陈阿三的脑海深处,一瞬间,陈阿三神情呆滞,双目无神。

“你背后之人是谁?”刘危安快速发问。李恶水和石虎同时出手,璀璨的刀芒照耀整个空间,比顶上吊着的大灯还要明亮,刀芒闪烁,三个进化者喋血倒下,石虎的拳头重重轰中一个八十多岁的老者,老者横飞出去,连续撞穿了三面墙壁,胸口一个深深的拳印,五脏六腑破碎,经脉具断,生机已绝,落地之后,嘴巴开合了几下,涌出了几股鲜血,就此没了声息。

“是——”陈阿三只说了一个字,就被打断了,不是李恶水和石虎的出手打断的,而是凭空出现的一个老者。

黄色的长袍上一个火焰的符号,火云洞。长袍的袖口有三道金边描丝,这是火云洞的长老。

和赤焰天打过不止一次交道,对火云洞还是几分了解的。

火云洞长老轻飘飘的一掌,让整个大厅变成了火炉,热浪弥漫,大厅内的桌椅无声无息自燃,墙壁、吊顶、地面都冒出了火焰,一些金属结构的东西扭曲变形,以惊人的速度融化着。

被锁定的刘危安仿佛处身熔炉,随时都可能化为灰烬,他不得不放弃陈阿三,跟着一掌拍出。

火云洞长老眼中是闪过一丝可怜,不知天高地厚,和火云洞的人对掌,这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。

就在掌与掌即将相交的时候,异变突生,刘危安的掌法变成了拳头,银色的光芒刺痛了火云洞长老的眼睛,下一秒,无尽的黑暗把他笼罩,他活了数十年,从未见过这样的黑暗,黑的令人心悸,仿佛世界末日。

轰——

所有人都听见可怕的碰撞,仿佛夏日惊雷,真的神魂差点移位,黑暗来得快,去的更快,因为笼罩的范围很小,只有火云洞长老,其他人根本没有注意黑暗出现过,更多的人还遭受着镇魂符的后遗症,刚刚清醒,就看见火云洞长老的身体冒出了火焰,火焰呈现白炽色,不到三秒的时间,一个大活人就烧成了灰烬,火焰消散,余温让每一个人心中发冷。

“不可能!”陈阿三恢复的最忙,因为他不仅被镇魂符压制,还被刘危安催眠,神魂受创最终,眼神清醒之后,刚好看见火云洞长老烧成灰烬,只留下惨叫声袅袅,一瞬间,他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。

这可是火云洞的长老啊!

喜欢末日崛起请大家收藏:()末日崛起新更新速度最快。